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95後蒲劇演員邵金蒙:用汗水贏得屬於自己的掌聲

來源:發佈者:時間:2020-11-20

前不久,由運城市蒲劇團青年演員邵金蒙主演的蒲劇《岳母刺字》在市區首演後,受到了戲迷朋友的關注。作為運城市蒲劇團新生代演員的她,在劇中飾演愛子心切、深明大義的“岳母”,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此次全市中青年演員戲劇演藝大賽,她將在今晚以該摺子戲參賽。

近日,記者聯繫到了邵金蒙,近距離了解了這位年輕的戲曲追夢人……

夢想萌動:想要屬於自己的掌聲

邵金蒙出生於1995年,鹽湖區馮村鄉人。幼年時的她就表現出對文藝的強烈熱愛,家人索性把她送進運城市文化藝術學校。

邵金蒙性格要強,這種性格在藝校3年的磨練中更加鮮明。邵金蒙回憶起學戲的那些往事,“有什麼事都自己扛着、自己解決”。和很多在藝校的同學一樣,她很早就離家獨立生活,結束了漫長而短暫的藝校生涯之後,便進入劇團參加工作,開始了轉枱打包扛鋪蓋、冬冒嚴寒、夏頂酷暑的下鄉演出生活。

那時,十七八歲的邵金蒙雖還是個天真爛漫的花季少女,但她卻有着比同齡人更為成熟的堅定和果敢。劇團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,邵金蒙當時還只是跑龍套演員,炫目的聚光燈前都是團裏的名角大腕,台下的觀眾沉浸在精彩的劇情中,根本不會注意到舞台暗處站着的瘦小的她。站在台上懵懂、迷茫的她,被台下觀眾此起彼伏的掌聲和叫好聲吸引,這令她激動,心生嚮往——“那是屬於別人的,我想要屬於自己的掌聲”。夢想的萌動,催促着年少的她努力奮鬥。

成長是痛苦的,“十年磨一戲”“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”,要想在戲曲行裏成名成角何其艱難,不光要有足夠飽滿而持續的熱情,還要有極高的悟性、異於常人的天賦、不吝揮灑的汗水,還要有“天時地利人和”缺一不可的機遇,邵金蒙認真審視了一下自己,什麼都沒有。

“扮相一般,唱腔一般,學戲還笨”,這些自我評價讓邵金蒙自己都哭笑不得。生性好強的她還是決定不放棄,默默地偷藝、苦練。

她所在的運城市蒲劇團是一線大團,曾有過閻逢春、王秀蘭等蒲劇泰斗級藝術家,還培養出6位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,可謂名家雲集。邵金蒙開始有意地在台邊幕後觀摩,琢磨老師的表演,模仿唱腔:“四下無人的時候才敢唱一些名家的段子,還怕別人聽見。”她笑着説。

六年築夢:機會青睞有準備的人

就這樣,不知不覺間,6年時光過去了。“不知道自己怎麼堅持下來的。”回想起那段時光,邵金蒙感慨萬分。

劇團的下鄉演出,無休止地化妝、卸妝,跑龍套、站苗子,循環往復。團裏每年都會排本戲或摺子戲,她總是在演職員安排表上看到“眾兵丁、眾綵女”後自己的名字,那種情形似乎永遠沒有盡頭。

為了精進演技,增加登台機會,她自己花錢隻身一人去北京深造學習、參加黃河金三角演員大賽,這一次經歷讓她離夢想近了一步。

山西衞視《走進大戲台》有一期需要蒲劇節目,邵金蒙想都沒想便報了名,“啥都不圖,能亮相就是成功”,她揹着包獨自去了太原。當期節目評委是蒲劇名家張秀芳,她對這個黑瘦的女孩非常有好感,更對她的勤奮好學印象深刻。

很快,邵金蒙跟着張秀芳系統學習唱腔,後來正式拜了師。老師回憶最初對邵金蒙的印象:“嗓音中有種特質,和我年輕那會很像。身上還有一股勁,很難得。”

拜師學藝是梨園行百年來的規矩,有了師父的悉心指導,邵金蒙的進步更快了,“老師待我,真的像自己女兒一樣”。慢慢地,劇團的同事也注意到了她的變化,她比以前更加自信,也更加刻苦。下鄉期間,經常是天微微亮,邵金蒙就在田野間練功,吊嗓子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
2016年,受運城電視台戲曲欄目《蒲鄉紅》的邀請,邵金蒙參加了其中“蒲苑新秀”環節,表演恩師張秀芳的經典唱段《清風亭》,節目播出後,引起了不少觀眾的注意。這時,團領導也有意讓她正式登台,試一試感覺。邵金蒙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,這次可不是簡短的唱段,而是蒲劇摺子戲《李逵探母》。

這齣戲是蒲劇經典劇目,老旦唱做並重戲,也是老師張秀芳的代表劇目之一,所以這齣戲她非常熟悉,平時就一直有練習,所以接手也很快。邵金蒙跟着樂隊走了兩遍就上場了,“有點緊張,但還是完成下來了”。説起自己的初次亮相,邵金蒙很感慨,畢竟為此準備了那麼久。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,她等到了。

為了把這齣戲演好,她每天都頂着烈日,來回坐3個多小時公交車去師父家摳戲練習,手機上存的也都是各大劇種的同名劇目,不斷學習、揣摩、借鑑,只為讓這30分鐘的小摺子戲儘可能完美。“每一場演出都會發現自己的不足,然後不斷改進”,正年輕,還怕什麼來不及,再多的辛苦,都衝不淡邵金蒙心中的喜悦。

邵金蒙主演的《岳母刺字》劇照

失聲夢斷:始終懷揣希望在奮進

然而一次突如其來的打擊,讓邵金蒙幾乎前功盡棄——她的嗓子忽然失音了。

一副好嗓子是戲曲演員最基本的條件,邵金蒙主工老旦、青衣,均是唱功吃重的行當,失去嗓音幾乎意味着藝術生命的終結。一向堅強的她頓時慌了,“每天都很焦慮”,至今回想起那段日子,仍心有餘悸。她四處尋醫問藥,拜訪聲樂老師,可就是沒有效果,反而更嚴重了。

記得有一次,台上新排《三擊掌》,多好的機會,就這樣錯過了。邵金蒙在台下看着,那時的她一個字都唱不出來。心中的委屈和不甘,還有對未來的迷茫,讓她一個人在排練廳放聲大哭。後來是團裏的人抱着她,安慰她,讓她又重拾了一點信心。

失聲持續了一年多,有朋友勸邵金蒙改行,她也曾認真考慮過換工作,“但實在不甘心啊”。她開始調整自己的作息和飲食習慣,用科學的方法尋找發聲的感覺,慢慢有了好轉。在團領導的鼓勵和家人、朋友的關心下,邵金蒙的嗓音慢慢回來了。而她也迎來了新的機會。

2019年,市蒲劇團排演蒲劇本戲《三滴血》,邵金蒙被定為B角,在A角不能上場的情況下隨時接替,這次她沒有等待太久,團裏通知她接演“王媽”一角。邵金蒙很開心,這場臨時替補的演出讓觀眾和領導很滿意。而她背後所付出的辛苦和汗水,只有自己知道。

一直以來,邵金蒙深知文化素養對於藝術的進步有多重要,所以當得知運城學院開始招收戲曲本科班時,她便下定決心報考。在排戲之餘,下鄉演出的間隙,她拿着課本,補習文化課程。

高考成績出來了,她在女生組排名第一,似乎命運之神也十分眷顧這個努力而充滿活力的陽光女孩。“不可思議,那時感覺自己的人生像開掛了一樣。”邵金蒙説。

從十多年前的藝校,到了夢寐以求的大學校園,從懵懂無知的女孩,蜕變成自信陽光的大學生,曾經遙遠的夢想越來越清晰,心中的目標也越來越近。這時,邵金蒙開始主動出擊,要排演一出屬於自己的戲。

執着追夢:舞台上綻放絢麗青春

在演出了《李逵探母》《打路》《三滴血》等劇目後,為了在藝術上更進一步,在師父的鼓勵下,邵金蒙開始針對自身條件,尋找適合自己的戲。她找到圈中好友廉閏澤和胡猛,他們計劃把《岳母刺字》搬上蒲劇舞台。面對如此富有教育意義的題材,三人一拍即合,劇本也迅速成型。

邵金蒙開始四處奔忙,她找到已退休的國家一級導演李泉水。老先生看過劇本後,當即答應不計報酬,親自執導,還打電話聯繫音樂設計程小亭老師,從劇本到音樂為她量身打造。第二年5月,全劇曲譜創作完成,嗓音初恢復的邵金蒙立刻投入到練習之中。下鄉演出一結束,她顧不上休息,乘坐公交車到李導演家中,在老先生的指導下一字一句熟悉劇本,反覆練習。

2019年是劇團演出工作繁重的一年,除了日常的下鄉演出,還有各種臨時性的演出安排,邵金蒙就這樣見縫插針,“很累,晚上做夢都是排戲、練唱”,這種狀態持續了整整一年。

2020年到了,原本計劃開春後就正式排演的《岳母刺字》,因為疫情被擱置。到3月底,邵金蒙坐不住了,她開始每天去老師家中接受唱腔指導。年逾花甲的張秀芳腳部剛動過手術,還需休養,為了邵金蒙的戲,老師一連幾個小時耐心地幫愛徒摳唱腔。一進4月,邵金蒙主動聯繫到劇團領導,説明情況後,團長賈菊蘭當即安排小樂隊進行初排,導演李泉水、音樂設計程小亭、司鼓王領兵、二胡暢志超等老師全身心投入排演。從早上8點到晚上7點,大家無一不是心懷精益求精的藝術追求,《岳母刺字》初現雛形。老一輩藝術家對藝術的滿腔熱忱,讓邵金蒙感動,她告訴自己,一定要努力。

為了完善劇中自己的身段表演,邵金蒙請教劇團國家一級演員楊燕老師。楊老師每天晚上抽出時間在排練廳手把手指導,同為老旦行當的張潔紅老師也提了很多意見和建議。這位95後年輕女孩身上所洋溢着的激情和對蒲劇的熱愛感染着大家。疫情防控常態化後,團領導安排全體樂隊進入排練廳,大家一起打磨,共同進步。

6月1日,這一天對邵金蒙而言,有着非常重要的意義。蒲劇摺子戲《岳母刺字》正式開始彩排……看到老師坐着輪椅,被人抬到3樓的排練廳來為自己把關,賈菊蘭團長為自己包頭、調整妝容,台下78歲的導演李泉水一臉嚴肅,親自坐陣……太多的感動湧上邵金蒙心頭,用老師張秀芳的話説,這將是邁出萬里長征的第一步。

當大燈開啓的那一刻,邵金蒙好像又回到了那個懵懂的少年時代,還是如此熟悉,唯一不同的是,她已經不是那個迷茫的跑龍套演員,現在的她已經是舞台上的主角,佈景、樂隊、燈光、音響,此時此刻只屬於她自己。

也許,蒲劇表演只是邵金蒙生命中的一部分,但卻是她最為珍惜,乃至情願揮灑汗水、付出青春的追求所在。她的熱情和執着,讓古老的蒲劇多了一份活力和希望。(記者 薛麗娟)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